快捷搜索:

山西煤老板被警方悬赏十万追捕:12辆悍马迎娶儿

原标题:山西古交首富耿建平被警方悬赏十万追捕:12辆悍马迎娶儿媳

犯罪嫌疑人耿建平照片 山西商报网 图

随着中央扫黑督导组的进驻,煤炭大省山西掀起扫黑风暴。8月17日,太原市公安局发布通告,对因12辆悍马迎娶儿媳着称于世的着名煤老板、古交首富耿建平(耿四心),以涉嫌领导涉黑有组织犯罪为由悬赏10万元公开追捕。

北京时间记者调查发现,这位贫农出身的黑煤窑老板,在投靠山西原首富张新明、成为其麾下头号马仔后,迅速变身村支书和市人大代表,通过金钱买通不法官员、暴力征服违逆群众,抢占煤矿、私挖滥采、垄断运输,积累了巨额的财富,缔造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黑金帝国”。

“头号马仔”

公开资料显示,古交市位于山西省太原市西北部,属于太原市代管的县级市,是全国焦煤生产基地、吕梁山东麓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,也是连接省城太原和晋西北的现代化工矿城市,因煤炭储藏量丰富造就了许多着名的煤老板,也成就了相对发达的地方经济。

然而,在耿四心的幼年,并未享受到煤炭经济带来的好处。1968年,耿四心出生在古交市河口镇耿家庄村一个农民家庭,彼时,古交还只是革命老区、贫困山区吕梁地区所辖交城县的一个边远矿区,交通不便、经济落后,再加上又出生在兄妹众多的农民家庭,幼年的穷苦给耿四心的一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即使在多年以后,面对媒体关于为何要给儿子娶亲办豪华婚礼的疑问,回答依然是“小时候穷怕了,就想给儿子风光风光”。

“穷怕了”的耿四心长大后出落得一表人才,但因为穷,先后处了几个女朋友都无果而终,也因为穷,耿四心可以为了赚钱铤而走险。

上世纪90年代,煤炭经济刚刚起步,嗅到暴利味道的耿四心,就和弟兄们抢占了一块地盘,在老家开起了黑煤窑,依靠私挖滥采攫取了巨额利润。自媒体文章称,在那时,耿四心就因开黑煤窑偷税漏税3000多万元而遭警方抓捕,但在疏通关系取保候审之后,此案不了了之。

在因黑煤窑遭到政府和警方连连打击后,依靠心狠手辣行走江湖的耿四心意识到需要转变思路。据一位山西籍资深媒体人介绍,大约在2003年左右,耿四心投靠了彼时正如日中天的山西首富——素有太原“地下组织部长”之称的张新明(已被抓),成为其麾下头号马仔。在张新明的引荐下,耿四心与古交市乃至太原市众多官员建立了关系。在官员们的支持下,耿四心打入政界,先后当选为村主任、村支书和古交市人大代表,依靠政界的资源,又先后获取了多个煤矿的承包权。

据时任耿家庄原村支书石丁山公开举报,在2003年该村选举期间,耿四心开着奔驰车走乡串户拉选票:“选我村主任的,每票600元”,通过金钱贿选高票“当选”村主任,并在2007年通过同样的方式“当选”为古交市人大代表。

石丁山称,在他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期间,因为耿四心曾犯过刑事案件,按照有关规定始终拒绝耿四心入党,耿四心就通过非正常手段在张新明旗下的金业公司入党,再将组织关系转回耿家庄村。2016年在弟弟耿明亮因到澳门赌博被撤职后,耿四心又接过了弟弟的村支书职务。

耿四心的企业四心集团,耿家庄村党支部、村委会亦设在此地。

石丁山通过录制视频的方式公开举报称,他当了六年村支书,就被耿四心殴打了三次,而且都是公众场合羞辱式殴打,导致他的三颗牙齿被打掉,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伤、十级伤残。

事实上,被耿四心打伤打残的远不止石丁山一人,网络公开举报称,长期以来,耿四心组建了以耿威龙、耿二兵、张二宝、程建军、张志斌、郭建军、郭卫民等为核心成员的“武装队”,横行乡里、称霸公路,被这个“武装队”殴打致伤、致残的达100人以上。

2011年9月10日,张巨兵、张巨平的母亲出殡时,因路过耿四心的洗煤厂,而被嫌弃不吉利的“武装队”成员打伤。

2013年,耿四心的“武装队”30多人应在古交市河口镇河口村搞开发的房产商之邀,将该村村民杨国华、武明量、武永明等人打成重伤。

一位名叫张毛货的卡车司机公开控诉,他拉煤经过耿家庄,因不认识耿四心,问了耿一句“开铲车的在哪里”,被耿斥骂“你为什么问老子,你他妈算老几?”两人发生口角之后,耿四心当场打断他的六根肋骨。

空手套1.7亿

在耿四心的煤老板生涯中,最为着名的是与央企华润的一笔交易,凭借与古交市邢家社乡政府的一纸秘密协议,他凭空从华润集团拿走了1.7亿多元,付出的代价仅仅是450万元。

2009年,随着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的推进,年产90万吨以下的地方煤矿均进入整合序列。作为年产能只有30万吨的乡办集体企业,邢家社乡两座乡办矿石老沟煤矿和半沟煤矿均在关闭整合之列。2009年10月,古交市政府办下发(2009)99号通告,两矿被纳入“古交18矿”资产包,整合给同煤集团。

2010年1月,原定的整合主体同煤集团退出,华润电力接手。2010年6月,邢家社乡人民政府与华润集团正式签署了整合协议。按照这份协议中确认的煤矿资产和资源储备状况,华润将向邢家社乡兑付1.7亿元收购款,但直至如今,邢家社乡政府也没有收到这笔巨款,虽然整合早已在2011年结束。

卖矿的钱,被耿四心领走了。

按照前述古交市政府办下发(2009)99号通告,2009年10月,邢家社的这两座煤矿因重组整合而进入关闭程序,营业执照、采矿许可证、生产许可证等生产经营证件均被吊销吊销,生产设施亦全部拆除。然而在“关闭”整合矿井半年后,邢家社乡却将煤矿“承包”给了耿四心。

2011年1月26日,邢家社乡政府以乡工业公司的名义与耿四心签订了一份“一次性处理煤矿”《协议书》。协议称,自2008年奥运关停以来,煤矿一直未能开采,2009年又列入整合范围,因此,经乡党委、乡政府研究决定,乡工业公司与耿四心做“一次性处理”:耿四心在2011年6月1日前上交450万元,“整合后的一切补偿全部归耿四心所有,两座煤矿的一切债权债务由耿四心承担,与政府无关。”

通过这份协议“授权”,耿四心在邢家社乡办煤矿并购中成为签约主体。2011年上半年,耿四新将450万元交付邢家社乡政府,其时,耿已从古交市财政局支取了1.7亿元整合补偿款。

因在华润并购邢家社煤矿的协议书中,煤矿原债权债务和煤矿资产全部剥离,附着在煤矿之上的银行贷款、个人债务和投资者权益在整合后被悬空,2013年以来,阎福亮等煤矿原债权人、投资人、普通工人等11名代表多次向太原市检察院实名举报集体资产被侵吞。

据《中国经营报》2013年10月25日报道,在太原检方经过两次上会研究后,决定由反渎职侵权部门着手调查,但蹊跷的是,调查至今仍无下文,反倒是举报人遭到警方抓捕。8月20日,阎福亮告诉记者,在他当年实名举报并接受媒体采访后,古交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将他抓捕,在拘留所里关了很久才释放。

垄断客运

包括政府官员在内的多名古交当地人举报称,在山西实行煤改之前,耿四心就通过“黑金帝国”建立的关系网,垄断了古交的客运市场。

古交距离太原仅22公里,但大巴车票价竟然高达18元,原因是沿线40辆大巴车全部由耿四心垄断经营,曾有媒体报道称,市民向古交市有关部门提出质疑,22公里的车程为何不开通公交车,得到的回答竟然是“因为耿四心不同意”。

据一位大巴车主介绍,娄烦、岚县发往太原的客运车辆,古交是必经之地,耿四心的“武装队”规定,这些客运车辆不能经过古交市区,只能绕道古交外环通过,而且只能下客不能上客,一旦被发现,古交的运管、交警配合拦截车辆,“武装队”成员则一拥而上,砸车、打人。

对于拼车、滴滴车,因为影响耿四心垄断的客源,都是“武装队”打砸的对象,甚至连一些私家车也得被盘查。古交市一位基层公务员称,其因家在太原市区,为上班方便习惯拼车出行,但后来发现愿意拼车的车主越来越少,一问才知道是因为受到耿四心的人威胁,车主怕被打不干了。

当地人称,耿四心利用村主任、村支书、市人大代表的身份,在古交市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,并以这些关系网作为保护伞,抢占煤矿、私挖滥采,垄断运输,积累了巨额的财富,成为了古交市数得上的富豪,在原首富、大哥张新明被抓后,又登顶成为古交首富。

民怨沸腾

依靠暴力和金钱,耿四心横行古交15年,积累了数以10亿计的巨额财富,也激发了极大的民怨。古交一位政府官员称,受过耿四心欺压的多名当地人常年住在北京进行举报,政府曾多次派人来接这些人返回均被拒绝,他们说“回去就得被耿四心打死”。

举报耿四心的人称,在这次警方通缉之前,最让他们感觉到希望的是2014年。彼时,耿四心的大哥张新明被中纪委带走,耿四心亦一度配合调查,但没想到最后竟毫发无伤。曾深入调查山西煤炭江湖的一名资深媒体人称,这是因为耿四心在山西政法界有很强大的保护伞。

然而,保护伞再强大,也敌不过中央的决心大。在2018年2月中央巡视组进驻山西开展巡视“回头看”期间,古交市200多名群众联名向中央巡视组、山西省纪委举报黑恶势力耿四心和他的“保护伞”。

此事引起中央巡视组和山西省纪委的高度重视,将线索交办给古交市纪委;古交市纪委执纪监察专题会议分析认为,举报内容中“存在涉黑问题”;4月2日,古交市纪委将此案移送至古交市公安局。5月初,该《问题线索移送函》被人发布在网上,关于耿四心涉黑涉恶的举报在网上集中出现,其中多人通过录制视频或撰写材料的方式进行实名举报。其时山西一度传言耿四心已遭抓捕,但官方一直未予证实。

直到8月17日,由太原市公安局制发的对耿四心公开悬赏10万元、对其同党悬赏1000—10000元进行抓捕的通告出现,传闻方才坐实。

8月20日,北京时间记者从太原市公安局获悉,耿四心一案实行异地用警,由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负责办案,目前正在全力追捕中。

为何早在4月纪委就将耿四心涉黑线索移交警方,4个月后才发现耿四心跑了?山西省政法系统知情人士分析称,当时古交纪委移交的是古交公安局,在8月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组进驻山西、入住晋祠宾馆后,此案骤然提速、改为异地侦办应是中央督导组过问了。

来源:李辉/北京时间

责任编辑:吴金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