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谨防“痕迹管理”滑向形式主义

在行政部门日常管理的过程中,保留某些工作的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等资料,对管理者自身而言,是一种积累与记录,立此存照,以为“备忘”,同时,它作为组织上检查工作、核实政绩、考评干部的依据,也可供日后查证。这在行政管理学上称之为“痕迹管理”。近年来,“痕迹管理”在基层工作中被普遍应用,也显示出一定的实际效用。

然而,凡事都有个“度”。一旦在行政管理日常工作中,把辅助性的“痕迹”当作孜孜以求的工作目标,过于在“留痕”上做文章,那便有悖“痕迹管理”的初衷,势必会严重干扰有序化、科学化的行政管理工作。如有媒体报道:湖北省黄冈市纪委在调研中发现,基层干部各类考核记实簿、履职手册、日志等竟有11种之多,其重复、琐碎可想而知,甚或造假也是势所难免。

一些基层干部为了避免在上级检查时被问责、在上级考核时被淘汰,竟把“痕迹管理”做到了极致。兹举两例:某地一个县为了迎接上级“建设文明县城”检查,搞了一次“卫生清扫”,居然要求县属各部门准备9份图文档案作为考核依据,看似认真、细致、严密,实则不过是精致的敷衍而已;中部某省一个乡镇下达文件,举办“脱贫攻坚资料大比武”活动,要求各村书记和村长协同包村干部、驻村工作队将2014年以来的所有脱贫攻坚资料带到镇里进行比赛。五颜六色的文件盒摆满会议室,琳琅满目。

如此“痕迹管理”委实是文牍主义的延伸与恶化:上级靠文件、档案布置、指导、检查工作,相对应的是,下级也是靠文件、档案显示自己的业绩,向上级汇报。这岂不是在行政管理链上形成了一个极为封闭的循环系统了吗?上上下下都把眼睛死死盯住文件、档案,把精力全然花在文件、档案的准备、分类、存储、展示上,而真正亟需花精力、下功夫的实际工作却少有关注,甚或无暇顾及。

更为可笑的是,西部某个贫困县要求基层一把手深入乡村扶贫必须要有影像记录,于是乎,一把手进村到老乡家探访时第一件事便是与老乡合影,不然就没有扶贫帮困的“留痕”,这般“痕迹管理”,简直就是形式主义的表征!

当然,做任何一项工作均需要一定的形式。按辩证法的说辞,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,内容是第一位的。但是,形式主义却恰恰相反,它仅仅是完成了形式上的显摆,而对内容(实质性工作)并不关心,并不注重,甚或以形式替代内容,即图上一个形式了事。倘若将基层盛行的形式主义“留痕”作派归责于基层干部,似并不公允。因为任务是上级下发的,考核是上级组织的,检查也是上级布置的,但基层的很多工作是难以量化评估的,因而能被检查或考核到的也往往是其形式,欠科学的检查方式和考核方式乃是造成形式主义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
“痕迹管理”滑向形式主义,成为形式主义的衍生物,病因表现在基层单位,病根则在上级部门——官僚主义助推了这一形式主义。其实,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本身就是一对“孪生兄弟”。上级部门的官僚主义促使某些基层单位以“痕迹管理”为名大搞形式主义。试想:倘若上级部门对扶贫攻坚有切实的举措、合理的部署、扎实的计划,基层还有必要搞所谓“扶贫攻坚资料大比武”么?倘若“建设文明县城”检查工作深入实际,接上地气,还需要基层单位拿出9份图文档案作为考评依据么?倘若上级部门常常走访贫困户,倾听他们对基层干部扶贫的工作力度和亲民作风,还会出现基层单位一把手进村先与老乡合影的咄咄怪事么?——我们并非一概否认“痕迹管理”在行政管理方面的作用,只是谨防它多走了一步而滑入形式主义的泥淖,成为官僚主义的帮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